BB书屋

与狼共舞电视剧

作者:晓风残月更新时间:2024-06-23 17:47:02

冷情冷性杀伐果断将军×从容坚毅玉面修罗卧底(谢铮×顾叶白)?历经百年动荡烽烟,天下分裂割据、政权林立。其中巨头莫数岭南的商家和岭北的冯家,以莫産山为界,两家分庭抗礼、难分伯仲。虽局部摩擦时有,但都不敢轻易开战。当此冷战之际,两阵营间谍报刺探、清算反间之事更是如火如荼。刀光剑影间,岭北特工总部精心培养三年的一张桃色王牌,正无声无息地打入岭南高层内部……?顾叶白,岭北特工总部最优秀的特工之一,是岭北埋在岭南最大的底牌。出身岭南上流,资料毫无破绽,最重要的是能力出众。三年前入职岭南军情局,人称“玉面修罗”,一张俏脸、一双杏仁眼、笑意温润矜淡,却是岭南军情局臭名卓著的特务头子。官方说法是:军情局行动处一组组长顾上校,可岭南谁人不晓这位子有多脏——讯刑逼供、杀人放火、监视百官无所不包。偏生她顾叶白坐得心安理得,所谓一流的家世、三流的人品。但就这么位人物,却奈不住家门不幸,父亲过世,幼弟不成器不说,竟喝酒闹事冲撞了谢家家主——谢铮。谢铮何许人也,坐的是岭南第三把交椅,军界闻名的铁血将军,那还能落得好?入夜,顾叶白跪在谢将军面前,以献祭的姿态仰头望向他,一双杏仁眼中泛着柔顺婉媚的笑意,浅声道:“这份赔礼,将军可合心意。”?一场蓄谋已久的权色交易,温婉笑容背后却是岭北的刀剑直逼。顾叶白狡黠如狐,身负重任,与狼共舞,却不觉间狐与狼真心相托,舞者已假戏真做……?坚定HE,总体甜,亲妈不舍得太虐的啦~注:有微BDSM成分,避雷哦~新手上路,车少且易翻,大家多担待本文也在海棠连载,也可移步海棠全文免费,可放心入坑。求珠珠,谢谢各位小可爱(??ω??)?? 与狼共舞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与狼共舞电视剧》软胁

检查了一遍窃听器,而后坐在书桌前,打了军情局的内线电话。 短暂的等待后,赵奚玲接起了电话,“奚玲,是我。”顾叶白简洁地表明了身份。 话筒中传来了赵副官担忧的问询:“上校,您那边可是出了什么事?” 顾叶白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我未去上班一事,可是传遍了军情局?” 赵奚玲尴尬地应是,“上校昨晚陪同谢将军出席宴会,已是登了报,您今日迟迟却未见现身,确让那起子人传的沸沸扬扬。” 顾叶白皱眉道:“先不管这些,我昨日指派的任务,查的如何了?” 赵奚玲赶忙回答:“因为您催的紧,故而底下人目前只是大致过了一遍,细节还没能落地。” 顾叶白淡淡地应了一声,也没太过苛责,“可有问题?” “的确有几个可...

热门小说标签
热门小说推荐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淡定永恒的笑容,聪慧绝色的红颜,誓死追随的兄弟,刀锋所指之处,无坚不破当已经位列巅峰的他重回都市,将会再度创造什么样的传说?...

守护天使与你同在

守护天使与你同在

新型冠状病毒期间,为前线英雄写的一编小说,为英雄们加油,为中国加油。两个医生,请战去前线救人的一个小故事。...

倾国王妃绝嫁冷王

倾国王妃绝嫁冷王

本是叛国公主,本该在琅琊前死去,天命让她活了下来。失了记忆,成了代嫁王妃,嫁给他。新婚之夜,男人俯身捏着她的下颚,狠戾的目光透着冰冷带着几分戏谑,挑着眉,轻笑道你怕什么?这不是你想要的吗?欲擒故纵的女人!洞房花烛,他将她一身靓丽绛纱红嫁衣撕的粉碎,同她的尊严,一并踩在脚下。无意的存活,让她卷入一场血腥的风波,...

穿越到骨傲天

穿越到骨傲天

飞鼠想不到这双手弹出的音乐意外的好听。洛锋听到没有,雅儿贝德,飞鼠大人说喜欢那个人的手,快砍下来给他!飞鼠!!我不是,我没有!...

2068末世路 完结+番外

2068末世路 完结+番外

慢热文,前期以走剧情为主,慢慢进入感情线。(改了文案看有没有更多走过路过点进来看看的小可爱!)第一部丧尸围城。男主耍帅打丧尸为主,想看感情线的可以直接跳去第二部!从40章开始!第二部新人类。两对CP感情戏,但是建议跳回去看第一部了解人物关系!第三部末世路。既然看了前两部就搞个评论打分关注收藏推荐呗星星眼游酒如果我执行任务被丧尸感染,你会伤心吗?施言会,你的身体数据太难得,我会把你运回来解剖研究,你可以永远陪在我身边。…...

月色沉醉

月色沉醉

关于月色沉醉陈氏继承人陈最,虽生了张祸国殃民的脸,但行事低调至极又清心寡欲。众人只道他是为了白月光修身养性。直到回国接风宴那天,一众好友热情地给他牵红线时。陈最才漫不经心地说没女朋友,但已婚。那时,朋友们才知道他有一个结婚三年的妻子,还不是他的白月光。陈最已婚消息一经传开,小道消息层出不穷。听闻女方是个破产千金,不择手段搭上陈氏继承人,目的达成,一朝翻身重新跻身星城豪门圈。众人唏嘘,并不看好这桩婚姻。可在某个雪夜之后,一则八卦传遍了星城的大街小巷。听闻,素来骄矜自傲的陈家少爷在初雪的夜里等了大半夜,才等到前妻从另外一辆车上下来。他顶着漫天飞雪,紧紧攥着前妻的手,声线沙哑地说姜且,我们还没离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