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书屋 > 光阴之外 > 第五百五十六章 有一种谎言叫希望

第五百五十六章 有一种谎言叫希望

  所谓天火过空,这是祭月大域内特有的一种气候变化。

  其形成的原理,众说纷纭,有人说是红月之力潮汐引起,因为越是临近红月到来,天火过空就越是频繁。

  也有人说是曾经的那个被红月镇死的主宰,正在回归。

  而每当天火过空出现,整个祭月大域都会一片大亮,苍穹火海翻腾,从东部升起,直至笼罩全部天幕。

  越是距离东部,光芒与火热就越是强烈,同时还有不同程度的火雨落下。

  直至持续数月的时间,苍穹的火海才会回归,重新落入东部的天火海内,这算一次循环。

  在这个过程里,整个祭月大域的东部,除了小祭坛之类的地点之外,其他地方大都会在火雨里焚烧。

  无论是城池,还是植物,大都会成为飞灰。

  这也是为何两族联盟之地的城池,大都泥土烧制而成且粗陋的原因,唯有它们共同的圣城,才会在两族大能的加持下,配合一些特殊之法,勉强承受,但也难免受损。

  每一次天火回归,就要开始重建,泥土也要翻新,驱散火毒,这是凡俗粮食种植的源泉。

  好在天火过空,往往数十年出现一次,并非太过频繁,毁灭以东部为主,其他区域波及不严重,而修士以术法重建,难度不大。

  而寻常族人,需要在这之前想办法进入圣城避难,可这要耗费不小的代价,若不具备条件……那就只能隐藏在地底。

  以它们一代代为适应天火而形成的体质,去躲避火灾。

  这也是为何许青看到边卫,他们都隐藏在地底的原因,他们要在天火到来前,完成自身的分解,使自己与地底的泥土,化作一起。

  天面族,同样也有类似的办法。

  只是这些办法,都是他们为适应此地进化而来,许青是不具备的。

  此刻他所在的地底,四周炙热无比,泥土开始结晶,高温弥漫之中,强烈的不适之意也浮现在许青心中。

  「已经快要接近岩浆表面的温度了,而这仅仅是开始……」

  许青额头出汗,身体黏糊糊的,水份渐渐无法锁在体内,这让他隐隐感觉不妥,向着大地的更深处遁去。

  直至到了一定范围,才感觉稍好一些,可来自心神的危机以及沧龙不安所引起的预警,还是强烈。

  于是他没有收回神识,密切关注外界。

  在他的感知中,外界的天空此刻火光刺目,岩浆在天幕上翻滚,随着那双断手的掐诀,好似被驱赶一般,不断地扩散。

  同时大量的火雨落下,很多山峰开始融化,变的越发不规则。

  天下地上,都是无穷火焰,浓烟滚滚,炙热滔天。

  其恐怖的程度,在许青的判断里,已经堪比自己于岩浆一丈内的炙热。

  「不能这么下去!」

  危机感在许青心中越发强烈,他看向大地的更深处,目中露出思索。

  继续下去不是不行,可自身终究是有极限,毕竟望古大陆的大地内,存在了挤压之力,许青若是下沉太深,自身—样难以承受。

  「尤其是不知晓这天火会不会蔓延更深……若其蔓延之力超越了我下沉的极限,对我来说,就是绝地。」

  许青心底衡量,他能感受到,这才是天火的第一天,之后必定更为恐怖。

  于是许青飞快取出一枚玉简。

  这玉简内,是一个简单的地图,是那个人族老头端木藏临走前所给,也是他告知许青天火要来,说若实在没有去处,可来地图所在之地。

  许青沉吟后,决定先去看看,若实在不行,再进入地底去赌一把,又或者全速离开

  两族联盟,远离火源。

  想到这里,他身体一晃,直奔地面。

  他没有选择在地底深处遁走,这样的话速度相对较慢,此刻一冲之下,他的身体进入到了高温之中,距离地面越近,温度越是可怕。

  直至破开泥土,出现在大地之上时,许青的身体都出现了焚烧的伤痕。

  剧痛蔓延。

  天地之间的温度,已经超过了岩浆下一丈的炙热,就算是许青的身躯不俗,也具备了恢复,但那种被焚烧的痛,依旧强烈。

  最重要的是,这片天火对神魂的侵袭,就算是许青有日暑命灯加持,但也无法承受太久。

  这也是他之前在天火海,不能长期炼化的原因。

  肉身是一方面,神魂也是一方面。

  尤其是相对于肉身,许青的神魂更为脆弱。

  「不能太久!」许青呼吸的都是热气,进入体内似乎内外都在焚烧。

  他没有任何迟疑,猛地冲出,在这火海内疾驰的同时,也取出了端木藏赠送的那把伞,将其撑起后,温度有所隔绝。

  许青身体—松,速度更快。

  呼啸间,他整个人掀起了风暴,所过之处,火焰随之轰鸣。

  就这样,两天过去,外界的温度更为惊人,所见都是火海,一片模糊扭曲,神识也被隔绝,而他的那把伞,此刻出现了崩溃的征兆。

  好在玉简标记之地,已出现在了远处。

  那里看起来没什么出奇,原本应该是一座坍塌的废弃矿坑,此刻在火海内,越发的融化,没有任何生存的痕迹。

  许青飞速到来,扫过一圈,皱起眉头。

  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可以避难的样子,即便是通过一些缝隙,可以进入里面的矿坑,但其内散出的火热,不比外面少。

  「可惜神识被隔绝,散开范围不大,难以感知更多。」

  许青沉吟,扫了眼自己即将崩溃的伞,又看了看这矿坑。

  「不过以端木藏在火海上的表现,若真是隐匿之地的话,倒也符合道理,毕竟若随便就被看出,也不能算隐匿之所了。」

  许青若有所思,猫腰一晃,顺着前方废弃矿坑的间隙进入其内,刚一踏入,火热之力扑面而来。

  许青默不作声,保持警惕,继续前行,他准备深入一段距离看看情况。

  直至走了一个时辰,这矿坑也没达到尽头,而火热之力依旧强烈,许青眉头皱起时,忽然神色一动,抬头看向远处。

  依稀间,他看到了一道人影,躺在那里,—动不动。

  看不出男女,只能看到对方似乎穿着厚厚的铠甲,旁边放着一把撑开的伞,为其阻挡高温。

  这是许青在天火过空后,看到的唯一身影,于是他眼睛眯起,影子散开,先行笼罩,直至传来情绪波动后,许青有些诧异,呼啸直奔对方而去。

  瞬息间,他到了这身影的近前。

  这个距离,感知哪怕被相对隔绝,但许青还是有所探查。

  这是个人族修士,修为在筑基三火的样子,此刻已经处于弥留之际,即将死亡。

  他全身穿着黑色的铠甲,所有的部位都被包裹在内,而这铠甲的材质也很特殊,可以一定程度隔绝高温。

  一旁的伞,也引起了许青的注意。

  此伞,与端木藏所送,一模一样。

  许青若有所思,抬头看了看矿坑深处,抬手一把将这身影抓起,继续前行。

  就这样,又过去了半个时辰,许青终于到了矿坑的尽头,那里什么都没有,四周的泥土结晶,高温的汇聚,使得这里炙热更强。

  站在这里

  ,许青四下看了看,忽然开口。

  「前辈,此人是我在路上捡到,是来找您的吧?」

  许青话语一出,一个阴冷的声音,顿时就从墙壁内传出。

  「对于不遵守规矩的族人,要之无用!」

  话虽如此,但一旁的墙壁还是扭曲起来,化作了一个漩涡,端木藏的身影从内走出,右手抬起,将许青捡来的人族,隔空抓了过去。

  许青松手,那身穿铠甲的人族青年直奔漩涡,被端木藏抓住后,扔向身后,接着抬头看向许青。

  「小子,你来干什么。」

  经过几次接触,许青对于这老头的行事以及明知故问,有了一些判断,于是没去说什么对方给予玉简之类的话语,而是直接了当。

  「—天,一百灵石!」

  老头冷哼一声。

  「一天一千!」

  「成交!」

  许青点头。

  老头看了许青一眼,退后几步。

  许青眯起眼,体内毒禁散开,做好一旦遇到伏击就爆发的准备后,迈步一晃,直奔漩涡。

  随着踏入,其身影消失,漩涡也飞速的消散,—切如常。

  而在这墙壁的另一端,许青出现时,已在一个地窟之内,四周七歪八倒的放着不少残缺的雕像,有的没头,有的缺肢。

  除此之外,整个地窟空空荡荡。

  至于那个人族青年,也不见踪影,唯有端木藏盘膝坐在远处一个无头雕像的脖子上,凝望许青。

  许青飞速查看四周,又感知了一下身后,随后眼睛一凝。

  在他身后的入口处,是一面巨大的墙壁,其上赫然放着数千面具以及数量差不多的镜子。

  这些面具,都是天面族族人死亡后,被特殊手法炼制,镜子也是如此。

  当初那个要对许青出手的天面族,其面具也在其内。

  「这两个族群,为了适应此地,一代代进化出了不少能力,用它们来阻挡火海,配合一些特殊之法以及这里的布置,可以一定程度避开天火。」

  老头淡淡开口,声音带着一些傲然。

  「天火过空,一般会持续百日,一天一千,一百天就是二十万灵石,拿来吧。」

  青眉毛一扬,看了老头一眼,认真的开口。

  「—百天是十万。」

  「一个人十万,你还有条蛇,那不就是二十万吗!」老头一瞪眼。

  「我没有那么多灵石。」

  许青如实道,他灵票多,可身上的灵石没有多少,于是取出了一件法器,放在一旁。

  「以此物抵消。」

  老头扫了眼,抬手抓来,点了点头。

  「也好。」

  说完,他目中露出寒芒,语气也带着肃杀,缓缓开口。

  「看在你是人族的份上,我才帮你这一次,但你听好,这个石窟之外都是禁区,你若擅闯……休怪我不念人族之情!」

  许青闻言点头。

  老者大有深意的看了许青一眼,转身一晃,消失在了石窟内。

  许青神色如常,四下检查后,确定这里无碍,那些雕像他也看出都很古老,里面没有人族,而是龙蛇环绕之身,透出杀伐。

  虽都残缺,可整体去看,似乎这些雕像完整时,都处于膜拜的状态,而此地自带阴冷,更像是一个坟墓。

  「难道这里原本是个墓地?」

  许青若有所思,找了个雕像,盘膝坐下时,灵儿从他领口钻出,一样看向四周,悄***的开口。

  「许青哥哥,这里好像与我们古灵族有关。」

  许青内心—动,看向灵儿。

  灵儿仔细的查看四周,小声道。

  「许青哥哥,那些雕像,的确是古灵族的神像,我们一族幼年是蛇,成年化人形,若是血脉浓郁,那么在修为突破桎梏后,会有天龙伴生,从此龙蛇护体,万法不侵。」

  「看这里的规格,是我族某位先贤之墓。」

  「一般来说,我族之墓,都蕴含多层,许青哥哥,这下面应该还有更大的墓室,这里只是第一层。」

  「我能感觉到,墓地本身的禁制还在,许青哥哥,我应该可以打开下一层的入口。」灵儿开心的传出话语,她觉得自己终于可以帮到许青哥哥了。

  许青闻言仔细看了看四周,随后摸了摸灵儿的头,轻声道。

  「不用去打开了,既然这里现在的主人不希望我们打扰,我们就在这里等天火结束,离开就是。」

  许青是个知晓分寸的人,既然双方是交易,那么除非万不得已,否则的话,他愿意遵守交易的规则。

  灵儿若有所思,她觉得许青哥哥的做法,与自己老爹是不一样的,于是将此事记住,准备去学习一下。

  时间一晃,半个月过去。

  外界的天火,越发恐怖,焚烧天地,万物不存,众生颤抖。

  远远去看,好似神灵之怒,触目惊心。

  轰鸣之声更是超越天雷,整个天火海下沉了太多太多,其内的岩浆大都被吸入天幕,而那断手也已远去。

  矿坑内,古灵族大墓里,许青遵守承诺,并未离开这石窟半步,他始终在修行,而端木藏也再没出现,一切相安无事。

  灵儿也很乖巧,没有去探寻更深层,对她来说,只要是陪在许青哥哥身边,一切就无比的满足。

  只是偶尔,她会觉得自己有些没用。

  「我也要快点消化体内的古灵皇族气运之力,加速血脉晋升。」灵儿心底这么想,也在这么做。

  而许青这里的修行,在第十七天时,被一个到访之人打断。

  随着石窟一处地面,闪耀阵法之光,一道小心翼翼的身影,从内飞速走出。

  不是端木藏,而是一个穿着青衫的人族青年。

  许青睁开双眼,认出此人就是半个月前,被自己救下的那个弥留昏迷之人,对方此刻还很虚弱,但已无大碍。

  显然那铠甲的作用很大,且端木藏也必定为此人救治。

  只是他身上的火毒,很难驱散,且多个位置都被焚烧的枯萎,血红一片,皮肤无法再生,有些狰狞。

  许青看去时这人族青年满脸的忐忑,快走几步,向着许青跪拜下来。

  「晚辈石盼归,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许青打量这人族青年几眼,对方的名字,有点奇怪,但也没多问,平静开口。

  「没什么,就算我不出手,端木前辈也会救你。」

  人族青年依旧在拜,冲着许青磕了三个头后,他起身望着许青,有些紧张的传出话语。

  「无论如何,是前辈出手相救,此恩晚辈铭记在心。」

  说着,他从怀里取出一个食盒,放在了一旁。

  「晚辈知晓前辈修为高深,而晚辈也没什么值钱之物,这是内子做的一些吃食,多谢前辈!」

  这人族青年说完,起身向着许青再次一拜,恭敬的退后,回到了阵法中,消失不见。

  许青看向那个食盒,其内装着一些烹好的糕点,散出香味,很是精美,一看就是精心准备。

  以许青的毒道造诣,闻一口就知晓是否有毒,此刻察觉无碍,他抬手拿起,看到灵儿在咽口水,于是自己吃了一口,再次验

  证之后,才递给了灵儿一块。

  灵儿一口吃下,眼睛眯了起来。

  「咕噜咕噜。」

  显然味道不错,所以灵儿都忍不住传出了小时候的声音。

  眼看灵儿喜欢许青笑了笑,都给了灵儿。

  随后闭目,继续打坐。

  时间一天天过去,此后的日子里,那石盼归多次到来,每一次都是带着吃食,恭恭敬敬,

  好几次还欲言又止,最终没有忍住,目中露出渴望,问询了许青关于外域人族之事。

  「前辈,我听老国主说您是来自外域?在外面……我们人族……是什么样子?」

  石盼归神情带着紧张,更有浓浓的期待。

  他这一生,无法离开祭月大域,从出生的一刻就注定了宿命,但他很小的时候,身边的人就告诉他人族的辉煌,告诉他人族的强大。

  只是他眼中所见,都是人族卑微,是外族的口粮。

  各种凄苦,各种悲凉,种种事情让他的心中也都动摇,也有茫然。

  其实答案与否,无法改变他的现状,可他想要一个答案。

  他想知道外面的人族,是不是真的如老人们告诉自己那样,充满了辉煌,充满了美好。

  这将成为他内心的支撑以及骄傲。

  许青望着眼前这个人族青年,沉默了几息。

  他的沉默,让石盼归目中的光,慢慢黯淡下来。

  「外面的人族,安居乐业,生活很好,也没有多少纷争,一切都很美好,而这一代的人皇更是雄才大略,前段时间与黑天族交战,还打了大胜仗。」

  「至于外族,在我人族面前都要低头,要么选择依附成为下族,要么就会被覆灭全族。」

  「而祭月大域这里,人皇也心中挂念,一切,都在变好。」

  许青脸上露出笑容轻松的开口。

  他的话语,他的笑容,让石盼归眼睛亮了起来,呼吸急促,心中振奋无比。

  「我就知道是这样!」

  「周望北那里,昨天还和我争辩,说人族在外面也是卑微无比,我就说这不可能,我人族血脉高贵,祭月大域是因无奈才会如此,而我族曾一统望古,在外必定辉煌!」

  「多谢前辈!」

  石盼归振奋,向着许青一拜之后,带着激动离去,他要回去将这些事,告诉自己的道侣,告诉自己的家人朋友。

  许青望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心底轻叹。

  他明白了对方名字的缘由,盼归,那是盼望人族辉煌归来。

  望北,是因人族的皇都大域,在北方。

  实际上这些日子的接触,许青已经猜测到了这墓地的下层之事了。

  那里应该是有一个人族的群体,而他们口中的国主,就是端木藏。

  他庇护了一些人族,使他们可以避开外面的苦难,在这里生活。

  而这,也是对方警告自己不能离开此地的原因。

  许青心中升起尊敬,起身看向身后,向着远处抱拳,弯腰一拜。

  随着他的拜下,远处一座雕像上,端木藏模糊的身影显露出来,他望着石盼归离去之地,又看向许青,沉默不语。

  半晌后,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回荡石窟。

  「谢谢。」

  「外面的人族,真的打了胜仗吗?」端木藏看向许青。

  许青认真的点了点头。

  「圣澜大域,如今属于人族,而人族也有了自身的域宝。」

  端木藏一步之下,到了许青身边,这是二人最接近的一次,以往相遇,都是间隔一些距离。

  到了后,端木藏坐在一旁,扔给一个许青酒壶。

  「详细说说。」

  许青接过酒壶,喝了一口,皱起眉头,索性从储物袋拿出自己的酒,扔给端木藏。

  端木藏接过,喝下后眼睛一亮。

  就这样,二人一边喝着酒,许青缓缓开口,将外面前段日子发生的事情,大致的告知了端木藏,但却隐藏了自己的身份,只是以路人的角度,去述说此事。

  期间端木藏--句话没说,他听得很认真。

  直至许久,酒水喝完,许青也说完。

  端木藏眯起眼,低沉开口。

  「这位七皇子,你看到的是其做法以及人皇的旨意,可你忽略了一点,他的母族!」

  许青神色一凝。

  「凭他一个皇子,就算具备魄力,可这般局势一定要有深厚的底蕴,才能这般举重若轻,所以我认为,他母族有可能不是人族,就算是人族,也一定非同寻常!」

  「还有人皇,有意思,我感觉所有的事情,他其实都一清二楚……因为你去看结果,—切的结果,都似乎在可控范围之内。」

  「背后隐约有一只大手,始终牢牢的掌控。」

  端木藏说完,抬头看向许青,意味深长的说出一句话。

  「这件事的起始点,是封海郡,而我若是人皇一定在之前就安排一个可以信任之人,布局在封海郡,作为我的眼。」

  「但又不能修为太高,会让人猜到。」

  许青神色如常,但心中却升起波澜。

  端木藏没有多说,此刻站起身,向着远处走去,其身影逐渐模糊时,忽然一顿,转头看向许青。

  「要不要去看看,我的家园?」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本站已更改域名,最新域名:www.bbshuwuw.com BB书屋网

看过《光阴之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