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书屋 > 光阴之外 > 第五百二十二章 紫玄上清灯

第五百二十二章 紫玄上清灯

  听到金刚宗老祖的传音,许青抬头看了眼远处的宫殿,若有所思,随后又望了望队长,发现队长脸上以及目中的兴奋,仿佛都要溢出的样子。

  这与以往面对宝贝时的疯狂,不大一样。

  「上一次幽精那里,大师兄也是如此,他好像对于拿走女修的物品,有一种强烈的执着。」

  许青诧异,忍不住问了一句。

  队长闻言,傲然一笑。

  「你不了解,我和你说小阿青,这是我的经验,女修身边的宝贝最多了,越是优秀漂亮的女修,就越是如此,无数的人争先恐后送礼物,我前几世看见过好多类似一幕。」

  「你回忆一下幽精那里,是不是这样,宝贝无数。」

  许青脑海浮现幽精洞府里的无数宝物,深以为然。

  「为讨好那些女修而送礼物的行为,我很是不耻,所以我以前就暗暗发誓,一定要帮这些女修,分担一下礼物的压力。」

  「小阿青,我们做人最重要的是什么?是善良,助人为乐!所以我们的行为,就是善良的!」

  队长语重心长。

  许青愣了一下,虽觉得有些怪怪的,可队长无论是语气还是神情,都很笃定,似乎很有道理的模样。

  「你啊,还是太小了,听我的准没错,我是你大师兄,我还能坑你不成。」

  队长拍了拍许青的肩膀。

  「走吧,我们至少还有三天时间,第三批降临后估计就是红月苏醒之时,我们争取这三天多弄点好东西,现在先去看看这个宫殿里有啥宝贝。」

  队长舔了舔嘴唇,招呼许青起,二人顶着断手,向着前方凤鸟形态的宫殿靠近。

  因红月随时可以苏醒,所以许青也没有继续问询,全速前行。

  就这样,这只断手在血肉地面上飞速移动,距离前方的凤鸟宫殿,越来越近,直至片刻后,断手突然一顿。

  许青和队长同时感受到了一股危险之意,从前方传来。

  而透过断手的指缝观察,可以看到前方是一片血肉城墙,环绕了一圈,将内外间隔开。

  血肉城墙内,范围不小,里面的凤鸟宫殿,一共九座。

  没有护卫雕像存在,甚至就连异兽的嘶吼,也都比其他地方微弱。

  「太安静了。」许青低声开口。

  「有点不对劲。」队长点了点头。

  二人彼此看了看,许青立刻给影子下令,瞬息间他身下影子向前蔓延探查,而队长抬起手直接咬断一根手指。

  吐出后,手指变成一只水晶蠕虫,向前急速冲去。

  对此,许青没意外,这一路上他已经看到队长这么做好多次了。

  这是他们二人各自的探查之术,彼此配合,可以多方位的寻找危机源头,避开凶险。

  就这样,时间一点点过去,许青的影子越发靠近凤鸟宫殿外的城墙时,队长手指所化蠕虫,已经从另一个方向,钻入到了血肉城墙上。….

  一飞跃过,但瞬间,一片紫光闪耀。

  那水晶蠕虫的身体在半空一顿,好似有看不见的利刃出现,将其直接分成了数份。

  这蠕虫生命力强悍,就算是被撕裂,可却飞速化作单独个体,继续冲去,但此地的布置并非一道,很快阵阵禁制之力爆发,刹那间化作数份的蠕虫,直接就被摧毁,一成为飞灰。

  又被一股排除之力驱散在外。

  这些还不算什么,在队长的蠕虫灰飞烟灭之后,竟还有一道封印之力,从内爆发,直接笼罩蠕虫消散之处。

  那里虚无扭曲,一只眼睛从透明的状态中显露出来,被顷刻间镇压粉碎。

  队长闷哼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皱起眉头。

  「这里怎么还存在了克制封正之力,小阿青,这宫殿不简单!」

  而此刻许青的探查,也遇到了阻碍,他的影子刚一蔓延进血肉城墙,一声惨叫从影子那里传出,它的身躯,竟被斩断。

  但影子也是凶残,哪怕被斩断,可余留在血肉城墙内的部分,飞速的自爆,化作无数份,用全力向着四方扩散,要去大范围的探查一下。

  可这个行为,似乎引发了此地更深层次的禁制,下一瞬血肉城墙内,八方模糊,一股恐怖的波动从内横扫,向着周围轰隆隆的爆发开来。

  更有紫色的光,在内闪耀,所过之处,其内被斩断又化作无数份的影子,全部传出凄厉惨叫,齐齐碎灭,被直接抹杀。

  甚至还在向外扩散,欲追溯本源。

  放眼看去,紫色的光刹那璀璨,向外激射,更有冰冷之意,比紫光更快的侵袭八方。

  降临而来。

  许青和队长面色一变,感受到了这股冰冷,而眼前的紫光更是覆盖目中的一切世界,浓郁的成为了黑色,让他们眼前一黑。

  二人此刻正要闪躲,可就在这时,那紫光不知何故一顿,竟然倒卷回去,使得许青和队长,目中世界重现光明。

  血肉城墙外,影子余下的部

  分逃过一劫,飞速倒卷,回到许青身边时瑟瑟发抖,向着许青传递委屈与惊恐的情绪。

  「怕……进不……。」

  而许青此刻表情带着奇异,死死的盯着前方血肉城墙笼罩的大院,心底升起巨大波澜,目中带着一些不可思议。

  一旁队长呼吸粗重。

  「小师弟,有点麻烦,也不知道这里当年居住的是谁,很克我,尤其是刚才那道紫光……

  队长还没等说完,许青忽然开口打断。

  「大师兄,我觉得有点眼熟,还有你刚才听见了吗?」

  队长一愣,看向许青。

  「眼熟?听见什么?」

  「那片紫光里,方才有叹息声。」许青轻声道。

  队长面色一变,一把抓住许青的手臂,凝重开口。

  「小师弟,这个世界上,各个族所了解的并不全面,神灵残面到来后,出现了太多未知的诡异与可怕之物,神灵是一部分,还有其他不可描述的存在,你别看我疯狂,可实际上我之前带你去干的每一件大事,都是我提前准备了好久的情报与线索,但这仙禁不一样。」….

  「我对此不了解,所以一般来说,遇到这种只有你能听见,其他人听不见的事情大都代表了极致的凶险,尤其是我比较特殊,我都没听见,这里大问题。」

  队长神色凝重。

  「这里我们先不进去,我们在外面等,等神灵死亡,再看情况决定是否探索。」

  这句话,从队长口中说出,是极为少见的。

  而能让队长也都选择暂时放弃肥肉,也能从侧面说明这里的非同寻常。

  许青点头,刚要和队长离去,但余光扫过那片区域,他身体忽然一震,其目中所看,那片血肉笼罩的大院内,紫光之中隐约出现了一道身影。

  那是一个女子。

  她身穿紫色长裙,与微光里如一朵盛开的紫罗兰,风华绝代的同时,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正默默的望着许青。

  熟悉的目光,让许青心中掀起惊天大浪。

  「小师弟!」

  队长察觉许青愣神,面色一变,用力一拽许青。

  许青身体一震,看向队长,又转头望向熟悉身影所在之地,那里此刻什么都没有了,紫色的身影,消

  失不见。

  甚至就连血肉城墙笼罩的整片区域,此刻也都开始了模糊,隐约间,似乎正在腐朽,要不复存在。

  这一幕并非特例,实际上不仅仅是这里如此,许青和队长一路走来,见到了不止一次类似之事。

  仿佛古老的封印被打开后,外界的气息涌入,使得这里的环境被影响,一切原本就不应该存在这么久之物,也开始回归本源,要化作虚无。

  许青神色有些茫然,低声喃喃。

  「大师兄,你看见她了吗?」

  眼看许青如此,队长急了,他什么都没看见。

  「小师弟,我们不去探索了,我们回去,现在就回去,你不对劲!」

  「大师兄,我没事。」

  许青轻声道。

  他望着那片正在腐朽,逐渐模糊的之地,回忆之前所感所听所看的一切,又感知自己天道,没有出现对于此地的危机预警,于是忽然开口。

  「大师兄,帮我一个忙。」

  「你要干什么!」队长有所预感,神色一变。

  「那里要腐朽消散了,等到神灵陨落后,应该也彻底腐所以,我想现在进去看一看,你在外面接应我。」

  「我拒绝!」队长摇头。

  「若不进去看一看,我心中疑惑极深,且我天道对其内没有预警,应该安全。」

  许青凝望队长。

  半晌后,队长长叹一声。

  「我们一起!」

  「大师兄,那里的力量对你克制,如今虽在消散,但对你还是影响不小,况且我们一起的话,我进不去。」

  许青劝说了几句后,队长勉强同意,于是许青深吸口气,身体一晃融入到了断手内。

  那里存在禁制,正常无法进入,所以许青想到的办法,就是自身融入断手内部,让队长在外,将断手扔进去。….

  如此来,许青在断手里,也就等于进去了。

  若那片范围不会消散与腐朽,许青会等更安全的时候进入,可如今来不及,而他心中的疑惑极深。

  因为那道身影,是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紫玄上仙。

  眼看许青融入断手,队长狠狠咬牙,双手抬起抓住,全力挥舞,向着那片消散的血肉城墙范围,直接抛出。

  刹那间,这断手呼啸,划出一道弧线,直奔前方。

  进入血肉城墙范围的一刻,这里的禁制再次爆发,几番横扫,但这断手本身坚固无比,虽也皮开肉绽,有的地方露出了骨头,可终究还算完整,掉落在了院子内,飞速愈合。

  很快,断手的手掌大口张开,许青从内走出。

  凝望四方。

  就在这时,处于消散与腐朽中的这片范围内九座凤鸟宫殿,正中那座,突然散出了紫色光芒。

  与此同时,类似的光,竟也从许青储物袋内散发出来,紧接着一枚玉简,自行飞出,漂浮在了许青的面前。

  这玉简,是紫玄当初离开前给予许青,蕴含了她的庇护之力。

  此刻在出现后,光芒璀璨,与正中宫殿之光,辉映起来。

  与此同时,一道模糊的身影,在宫殿扩散的紫光里,幻化出来,漂浮在半空,凝望远方。

  许青心中升起波澜。

  那身影,正是紫玄!

  但此刻处于这片范围,近距离去看,对方与许青记忆里的紫玄,还是存在了一些不同之处,不是相貌,而是气质。

  似乎眼前的身影,更为清冷,仿佛没有多少情绪蕴含在内。

  许青沉默,许久之后,他迈步向前走去。

  随着靠近,此

  地的一切禁制,似乎都对他让出道路,使得许青顺利走到了正中凤鸟宫殿之前,站在那里,他深吸口气,抬手推开了这无尽岁月以来,从未开启过的宫殿大门。

  大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一片漆黑的殿堂,映入许青的目中。

  大殿内没有灯火,所看一切都是昏暗,即便是外面的微光顺着敞开的大门映入,也无法冲散这大殿内的暗色。

  许青站在那里半晌后,适应了这里的漆黑,也看到了这大殿的环境。

  整个大殿,一片空旷,没有任何的座椅,只有一尊雕像立于正中,四周空空荡荡,透出无尽的冷寂。

  可以想象,当大殿的门被关闭时,这里与牢笼也没什么区别。

  唯有那尊雕像,永恒的屹立。

  这雕像是个女子,她不是紫玄。

  但相貌也是美丽,透着雍容,似乎上了一些年纪,也没有刻意去改变衰老,所以能看到眼角带着一些鱼尾般的皱纹。

  其表情微笑,蕴含温和,仿佛宝石打造的双眼透出慈悲,让人看了后,会本能的感觉舒适。

  其手里,托着盏灯,放在怀中,好似最珍贵的至宝。

  此灯很特别,它是紫石打造,看起来像是一朵盛开的紫荆花,上面还栖息着一只紫色的凤鸟,羽翼展开,栩栩如生。….

  在看到这盏灯的一瞬,许青呼吸微微急促。

  这是一盏命灯,或者准确的说,这是一盏根据命灯打造的灯雕。

  许青从来没见过,可偏偏心中有熟悉之感,那熟悉的源头,来自紫玄上仙曾经和他讲述的梦境。

  「我经常做一个梦,很多年梦里,是一片漆黑的世界,有一盏灯。」

  「它是熄灭的,没有火光,碰触不到,触摸不及,它似乎很远很远又仿佛很近很近。」

  「但我想象它应该看起来像是一朵盛开的紫荆花,上面樁息着一只紫色的凤鸟,羽翼展耀,似在盛开。」

  「这盏灯,一直出现在我的梦里,每一次都是熄灭的,每一次那个世界里,都是没有光。」

  许青神色有些恍惚。

  曾经的他,以为这只是紫玄上仙所说的一个梦境,直至之前在外面,看到了紫玄的身影,直至此刻,看到了这盏灯雕。

  真正的这盏命灯,到底在何方,许青不知晓,或许是在圣地,或许已经消散在了岁月中。

  「紫玄,为何会梦到这盏灯,又为何外面紫光里,出现了她的……影。

  「她与这盏灯,存在了什么样的因果。」

  许青心底喃喃之时,在这暗色的大殿内,紫玄的身影,无声无息出现在了雕像旁,她凝望雕像,目中露出孺慕之意,更有苦涩。

  随后转头,望向许青,清冷的目中,出现了一些波澜,张开口似说了些什么。

  许青听不到,他只看到紫玄在说完后,表情有所变化,浮现一些悲哀,不断地后退,而一道模糊的身影,从许青的身后走来,进入大殿,穿透了他的身躯。

  这一幕,让许青一震,他猛地回头,又飞速转头看向那个从自己这里穿透到了前方的身影。

  那是一个高大的青年,穿着四爪金龙的皇袍,带着九珠帝冕,没有任何气息散出,可看一眼,就好似看见了浓浓的天威。

  他背对着许青,站在紫玄的面前,不知说了什么。

  紫玄哭了,抬头遥望外界,目中蕴着浓浓的留恋与悲伤,而透过她目中的瞳孔,许青隐约看见,其内映出的竟是崩溃的苍穹,以及一张巨大的残面,正在天端降临。

  这一幕,让许青立刻意识到,自己如今所见,并非真实。

  更像是曾经画面的留影!

  如之前紫玄看似望着自己,但实际上,是看自己所在的方向。

  此刻许青目中,紫玄不断地摇头,开口似在训斥,而从始至终,那道身穿皇袍的身影,都在沉默,只是伸出了手,仿佛在让紫玄和他一起离开这里。

  紫玄目中露出决然,再次摇头。

  那身穿皇袍的青年,沉默了许久,从怀里

  取出一个紫色的小瓶,轻轻走到雕像前。

  向着那盏紫色的灯,倒入了几滴来自瓶子里的液体。

  此液透明,好似灯油。….

  做完这些,他将灯油所剩不多的小瓶,放在了一旁,随后默默的转身,神情弥漫了悲伤,更有一抹痛苦。

  而其样子,此刻也映入许青目中,与紫玄赫然有七分相似,二人仿佛兄妹。

  他迈步走向大殿之门,从许青的面前穿透而过,越走越远。

  随着消失,大殿的门,缓缓的闭合。

  雕像旁的紫玄抬起头,神情悲哀,靠着雕像蹲在了那里,渐渐整个大殿,陷入了漆黑。

  而来自雕像上灯雕的光,即便是有灯油存在,可在这黑暗里,也终究慢慢黯淡,直至彻底消失。

  冰冷,降临。

  黑暗,取代一切,唯有一声叹息,回荡开来,久久不散。

  直至下一瞬,这片黑色突然消失,化作了紫光,在半空一顿之后,向着远处血肉城墙大院飞速倒卷。

  而随着紫光的离去,冰冷也很快消散,许青眼前的一切都恢复正常。

  队长在许青身边,呼吸急促,惊呼一声。

  「小师弟,有点麻烦,也不知道这里当年居住的是谁,很克我,尤其是刚才那道紫光……

  与此同时,远处血肉城墙外,影子飞速倒卷,归来后在许青脚下瑟瑟发抖,传递委屈与惊恐的情绪。

  「怕……进不……。」

  许青皱起眉头,凝望远处血肉城墙的大院,忽然开口。

  「大师兄,我觉得这里有点眼熟,还有你刚才听见了吗?」

  「眼熟?听到什么?」队长一愣。

  「那片紫光里,好像有一声叹息。」许青凝重道。

  队长面色一变刚要开口,可就在这时,五百里外,人族军团开辟的安全区域,那里突然传来轰鸣之声。

  距离有些远,无法看的清晰,只能隐隐感受大地的波动,与此同时,他们二人的令剑,也有通告传递而来。

  「第三批降临者已经到来,另奉七殿下之令,告知第一批到来此地之人,你们在这七天里,已为仙禁计划付出很多,而接下来此地或许会有变故,第一批降临者可在未来三个时辰内自愿离去,至于第二批降临者,需满七天后,才可离开,以此类推。

  许青和队长,各自查看令剑后,相互看了看,他们自然是不会这么离开,于是收起令剑,蹲在断手内,继续看向那血肉城墙。

  队长刚要开口问询许青方才所说的叹息声,但话语还没等说出,他忽然一愣,猛地看向许青。

  许青也反应过来,瞬息望向队长。

  「第三批来的这么快?」

  「我记得之前第二批才刚刚到……」

  二人瞳孔都收缩了一下,飞速拿出令剑,仔细查看方才的内容,最终在七天这两个字上,心神掀起巨大波澜。

  「七天?」队长眯起眼。

  「我们之前靠近这里时,是第四天,第二批降临者到来之日。」许青无比凝重。

  「而我们的感知里,之时刚刚过了一炷香左右,但从令剑去看,时间却过了三天!」

  队长目中露出幽

  芒。

  「我们这三天,都干了什么?」

  许青面色难看,望着前方的血肉城墙以及里面的九座凤鸟宫殿,他隐隐感觉,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而那片区域的熟悉感,一如既往。

  类似的经历,他曾经在丁一三二有过,当似乎也与这里存在了不同。

  但无论如何,他还是立刻运转丁一三二天宫之力,弥漫全身。

  队长也是神色阴沉目中出现面孔,身上散出阴冷气息,与许青一起,看向那片血肉城墙。

  二人沉默半晌,还是没有继续接近,而是选择了后退。

  可随着他们的后退,那片血肉城墙内的九座凤鸟大殿,开始了腐朽与消散,这一幕,让许青和队长脚步一顿。

  腐朽与消散,也一顿。

  他们目露幽芒,前行几步,宫殿腐朽逆转,而继续后退,宫殿则继续腐朽。

  直至退后千丈外,那片血肉城墙内的九个凤鸟大殿,已经腐朽消散在了岁月里,只有正中间的宫殿位置,存在了残破的雕像。

  流逝严重,看不清模样,看不出男女,看不到手臂,只有一个残雕。

  其旁,有一个紫色的小瓶,于这废墟里,很是显眼。

  ……

  pt.

  耳根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民国奇人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

本站已更改域名,最新域名:www.bbshuwuw.com BB书屋网

看过《光阴之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