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书屋 > 光阴之外 >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七峰之藏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七峰之藏

  金乌升腾,火海流转间,那鬼伞上的无数狰狞面孔,此刻都发出尖锐厉音,想要镇压,可却于事无补。

  瞬息就被金乌冲入。

  厉鬼尖锐之音成了凄厉的惨叫,整个鬼伞肉眼可见的焚烧,其内所有诡异面孔,争先恐后的想要外逃,但却无法做到。

  眨眼的工夫,就被金乌全部焚烧,与此同时白衣女子司马茹所化的大量诡异之身,也在这金乌火海的爆发下,似要消散。

  但司马茹战力非凡,此刻虽心神内满是震惊,可依旧还是从四周直奔许青而去,穿梭火海,化作无数面孔,向着许青的全身猛地撕咬吞噬。

  阴风阵阵,还欲吹灭命火。

  许青眉头一扬,体内法窍全部升腾,此刻他觉得继续隐藏法窍没意义,眼前之女,四火战力难以镇压,于是九十个法窍爆发如火炉,惊天而起。

  而他的法窍与旁人不一样,他的法窍更为磅礴,每一个都赫然蕴含了五百丈灵海。

  如此惊人的灵海,就形成了更为可怕的法力,而在这种法力的支撑下,许青的命火燃烧程度,就无比恐怖。

  这阴风……或许可以吹灭绝大多数的命火,但却吹不动的许青之火。

  他的命火燃烧,骇人听闻,此刻任由那些诡异临近,也都对他无可奈何,更不用说他的肉身之力,随着金乌的修行,已到了相当的层次。

  此刻全身气血猛地爆发,直接就形成了一片血光融了火海,向外轰隆隆的扩散,所有诡异碰触,无不凄厉惨叫,如被抹去。

  司马茹所化那些也不例外,此刻全部崩溃,重新形成雾气倒卷,在不远处汇聚成一团,可却有更恐怖的气息,在内传出。

  随之一声嘶吼,这团雾气赫然化作了一头长着三个头颅的巨大凶兽。

  这凶兽样子如老虎,两个头颅在前,一个头颅在尾,出现的一刻四周狂风阵阵,一股惊人的波动形成冰寒,在四周爆发的同时,这鬼虎向着许青那里,一扑而去。

  速度之快,刹那临近。

  更有大量的鬼魂从其身上散开,化作了怅鬼,在四周旋转形成漩涡风暴,仿佛可以撕裂一切。

  许青目中寒芒起蕴,身体一步落下,刹那间就到了那鬼虎面前,右手抬起体内煞火爆发,形成一个巨大的火焰之拳,一拳落下。

  轰的一声,鬼虎低吼蓦然避开,临近许青张开大口,其口开阖的极为夸张,好似可以吞噬一切,向着许青猛地一吞。

  许青目光平静,右手掐诀,向上一指,顿时其身体外火海散开,一头沧龙直接幻化,其大小远超鬼虎,张开的大口更是超越鬼虎之口的开阖,很很一吞。

  轰的一声,那鬼虎崩溃,其内有惨叫传出,但司马茹的确是有其不凡之处,沧龙将其吞噬后下一瞬竟崩溃爆开,

  无数雾气从内汇聚出来,在半空中竟幻化出了第三种诡异形态。

  那是一个背后有翅膀,通体漆黑,好似罗刹一样的诡异。

  在形成后向着许青发出一声低吼,猛地就要冲来,但下一刻黑色闪电从天空的云雾内穿透而出。

  直奔这罗刹而去,地面更有阴影弥漫,将其覆盖。

  司马茹所化罗刹面色一变,蓦然闪躲避开了黑色铁签与地面的阴影,但却避不开许青这里。

  许青一跃而出,整个人气势磅礴,刹那临近后一把抓住这罗刹的脖子,向着一旁的墙壁,很很一撞。

  轰鸣中,墙壁崩溃,罗刹身体狂震的同时,大量的煞火从许青手中散出。

  其目中透出凶残,开始炼化。

  瞬息间,许青体内第九十一法窍,居然在这炼化中,出现了要开启的征兆。

  司马茹所化罗刹剧烈挣扎,许青冷哼一声猛地抡起,按在地面上很很一捏,砰的一下,这罗刹身体崩溃爆开。

  眼看还有雾气散开,半空的金乌发出嘶鸣,猛地一吸,顿时雾气直奔其口中,眼看就要被吞噬。

  但就在这时,这些雾气疯狂汇聚,出现了第四种形态!

  那是一个身体足足百丈之高的臃肿巨人,似乎体重极为惊人,竟强行向着地面一坐,试图与金乌对抗。

  但显然她还不够资格,金乌眼睛里露出寒芒,再次吞噬,而许青也一晃之下迈步而来。

  他看向司马茹这第四形态,目中露出奇异之芒。

  方才的吸收居然让他瞬间就开了一个法窍,这让许青此刻望着司马茹,如看瑰宝。

  于是临近后在那巨大的臃肿巨人挣扎间,许青全身煞火轰然爆发,将其飞速笼罩后,再次炼化。

  司马茹的这第四种形态所化巨人,目中露出惊恐,剧烈挣扎但却无法挣脱。

  眼看许青与金乌竟都在吸收,甚制地面阴影也都着急一样飞速到来,远处的黑色铁签更是激动的就要临近。

  司马茹目中露出惊疑,没有任何犹豫,自身这第四种形态直接自爆。

  巨响滔天间,狂暴的冲击向着四方轰隆隆的扩散,这是四火半战力的自爆,其强悍的程度极大,形成的可怕波动横扫一切。

  而借助第四形态的自爆,一根黑色的手臂之骨,从那崩溃的第四形态内冲出,直奔捕凶司外而去!

  这手臂之骨,正是司马茹这具分身的核心,此刻她已经深刻的认知到了许青的恐怖,不想继续交战,一出现就全速要逃走。

  而她选择的时机也的确是很好,自爆的惊人之力,本就可以阻拦所有追击,可她错判了许青的实力。

  于是下一瞬,许青的身影竟从其自爆的波动中蓦然冲出,一把抓来,速度之快眨眼就临近。

  危机关头司马茹

  的手臂之骨爆出刺目黑芒,知晓无法逃遁的它,猛地调转,以臂骨向着许青的头颅,很很敲去。

  来。与此同时,之前的诡异歌谣,再次从四周虚无里,回荡开

  "一根骨头轻轻打,两只眼珠向外扒。"

  "三下就能敲开壳,四条舌头快来抓。"

  "五个朋友力气大,六个小手往里挖"

  在一敲之威,超越四火,眼看就要落下,但许青眼睛眯起,克制自己展现命灯之力的念头,取出了一枚玉简。

  这玉简,正是当初六爷所给的元婴庇护。

  虽当日海星族一战损耗很多,威力大幅度下降,无法再抵抗元婴之力,但依旧还有些许威能,抵抗这一击绰绰有余。

  所以刹那间,来自司马茹的诡异一击落下,砸在了许青的防护上。

  好似以卵击石,防护向外一震,那手臂咔咔声下,出现碎裂痕迹。

  一声惨叫从内传出中,许青右手猛地抬起,直接一抓,将那手骨抓来,体内煞火轰然爆发,全力炼化。

  顿时大量的魂力就从这骨头上散出,融入许青体内,形成开启法窍之力,不断冲击,使得他第九十一个法窍直接开启。

  在许青的吸收下,金乌也到来吞噬,影子同样扑上,黑色铁签更是穿透刺入,同时吸收。

  凄厉之音从这骨头内疯狂传出,下一瞬这骨头就直接崩溃,化作飞灰,许青体内的第九十二个法窍,也在此刻顺利开启!

  随后他猛地低头,看向四散开来的那些骨头飞灰。

  这些飞灰上已经没有了波动,但却存在了一缕神念。

  这神念飞速汇聚,重新成了司马茹一开始的白衣之身,只是这一刻她,近乎半透明,且正飞速的消逝。

  她盯着许青,目中露出深邃之芒,更有震骇。

  "你的金乌炼万灵,非同寻常,与宗门描述不一样!"

  "那些七宗来这里的众修,都被你骗了,你的命火也不是两团,而是三团!"

  "你的法窍更是骇人听闻,每一个都达到了五百丈的范围!"

  "你的战力不是四火,而是无限接近五火!"

  "若你日后开了四团命火,除了没有命灯,你就是第二个圣昀子

  "你太能隐藏,你才是七血瞳……这一代的第一天骄!"

  司马茹这一次到来,她本以为足够镇压许青,接走自己的弟弟,可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隐藏的这么深!

  明明有这种五火战力,镇压司马陵只是瞬息就可做到,但偏偏却故意露出线索,给人一种好似打了一会才镇压的假象。

  "难道他的目标,是我?故意如此,引我到来!"想到这里,司马茹想到了之前被对方抓住吸收吞噬的一幕,她这一生,都没有如此被

  羞辱过,此刻目中透出杀意。

  "我已知你所有隐藏,等我本体出关,我来镇…"

  许青挥手一拍,司马茹这即将消散的神念顿时崩溃,也将其话语淹没。

  "我不是七血瞳第一天骄。"

  看着司马茹消散之地,许青心底低语。

  他脑海浮现黄一坤去了第七峰后的凄惨。

  其实不要说外人了,就算是他,也都觉得所在的第七峰,太能藏了。

  比如队长。

  即便是自己有紫色水晶的恢复,可队长明显身体内封印着神秘可怕的存在。

  但此刻的他不知道第七峰上,七爷正坐在那里,兴致勃勃的低头看向一百七十六港捕凶司。

  他的身后,队长蹲在那里,手里拿着个苹果,一口一个。

  一旁三殿下手里拿着一个果篮,笑呵呵将一个又一个水果递给队长。

  "老二,你怎么把太司那小妞勾引到手的?教教师兄!"

  "也没什么,可能是我有魅力吧。" 三殿下笑容满面。

  "狗屁,你魅力再大能有小阿青大啊,我想起来了,当年老头子去了趟望古大陆,回来不到半年,你就拿着一枚白色令牌从海上被人送来,这都好多年了,当时你才十三四岁,就已经是一火了,眼睛里都是仇恨,你小子不会是来自望古大陆吧?太司仙门当年好像出过什么大事……”

  队长似笑非笑,看向三殿下。

  三殿下神色如常,笑着开口。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大师兄,不过师弟我真的很好奇,大师兄你…重修了多少次了"

  队长眨了眨眼,笑眯眯的说道。

  “你猜。”

  三殿下温和一笑,不再开口,取出苹果递给队长,队长接过,看向一百七十六港,感慨道。

  "这小阿青可真能藏啊,居然是三火!!而且我觉得这小子一定还在藏,我要是和他打一架,他会不会死我不知道,但我身体里的东西,一定会苏醒,要是真有那一天,师傅啊,你可不能只救他不理我,要一视同仁,我可是你最喜爱的大弟子。”

  制于二殿下,根本就没关注战局,也没关心师兄师弟师傅,在那里不断拿着玉简和某人传音,脸上还带着少见的羞涩。

  七爷回头看了自己二弟子一眼。

  "这丫头,傻人有傻福!"

  随后又看向老大老三,虽平日里他嘴上在骂,可心中对自己的弟子还是极为欣赏的,毕竟这可是他走遍诸多区域,从无数人里选择,层层筛选后又优中选优,不断观察,最终选出的狼王中的狼王。

  任何一个,都超越其他峰殿下太多,随便都可镇压,这也是他收弟子的标准,寻常天骄,他看不上眼。

  尤其让他欣慰的,是他觉得这几个弟子

  ,已深得自己的真传,如他一样,善于藏锋。

  永远不会露出全部底牌与秘密,很多时候别人以为看透,可实际上只是故意露出的表层罢了。

  "还有那老四,天生就会藏,不用教,很不错。"

  "身在乱世,凶险未知,前路莫测,自然要藏!"

  "且……以往难以一见的天骄,如今却一个又一个诞生出来,不仅人族如此,万族都是这样,这是大时代到来前的征兆,大时代,大机缘,亦是大凶险啊。”

本站已更改域名,最新域名:www.bbshuwuw.com BB书屋网

看过《光阴之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