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书屋 > 光阴之外 > 第九十六章 诡异客栈(5000字)

第九十六章 诡异客栈(5000字)

  夜黑风起,月色成寒。

  浓得化不开的夜色,像有一只代表死亡的手,拿着生死簿的笔,把一切涂的阴霾如墨,于是,凝重的夜便形成了一幕死亡的图画。

  一片灰黑。

  唯有被钉在墙壁上的通缉犯,其脖子伤口处落下的一滴滴鲜红色的血,成为了这灰黑世界里,最触目惊心的色彩。

  直至,在平缓的脚步声回荡间,一道灰色的身影,慢慢的走入画卷里,取代了鲜血的耀眼,成为了板泉路客栈外,最浓的寒。

  这寒,似乎让那滴落的鲜血都有了一瞬的凝固,更是让客栈门口处的老头,眼眸死死的收缩,望着那走来的身影。

  一头黑发披肩,修长的身影带着挺拔,冷漠的眼神配合棱角分明的面孔,仿佛一把正慢慢出鞘的刀锋。

  正是许青。

  他神色平静,在板泉路老头的凝望下,一步步走到了尸体旁,取下对方的皮袋,面无表情的抽出匕首,微微一豁,头颅飞起被他拎住,尸体落下时,他右脚微微一踢。

  顿时这尸体就直接掉在了老头的脚下。

  老头的面色阴沉,身后却有风声传来,大蛇的头颅呼啸间蔓延而出,在看到许青的一刻,它眼睛里明显露出光芒。

  “咕噜咕噜。”

  “请你吃。”许青看了大蛇一眼,淡淡开口。

  大蛇很开心,一口吞下,冲着许青点头。

  “许青,你不要太过分!”板泉路老头死死的盯着许青,阴冷开口。

  许青一样看向老头,右手却猛地一挥,顿时手里的匕首向着远处激射,破开了风,传出呼啸尖锐之音,取代了惨叫,钉在了另一个正向这里疾驰而来的通缉犯的眉心。

  巨大的力道,使得此人的头骨碎裂,红与白同时洒落间,其身体也被这冲击卷的退后了两丈外,砰的一声,重重落地。

  这一幕,看的老头眉心跳动,他感受到了眼前这个许青,似乎比之前在海蜥岛时,还要强悍的样子,心底顿时发愁。

  “你到底要干什么!”老头怒视许青,脸上青筋鼓起,一股危险的感觉,在他身上浮现,四周更有一条条绳索凭空而出,垂落下来。

  可就在它们出现的一刻,一股火热之力在许青身上轰然爆发,形成了高温向着四周横扫,顿时那些绳索纷纷弯曲,不敢靠近。

  就在这时,一声惨叫从不远处蓦然传来。

  那是第三个来此的通缉犯,只是靠近此地,就浑身青黑,中毒身亡。

  许青没去理会死亡的通缉犯,此刻看着老头的脖子,心底衡量能否斩杀,气息渐渐越发冰寒。

  老头盯着许青,内心郁闷,他自然知道对方来此的目的,可送出几千灵石,他实在心疼,所以方才交谈问询,他打算以当初自己给了口袋为理由,免去灵石。

  可许青一句话不说,这让他明白,自己开口也没用,尤其是此刻对方身上的气息,已经有了杀机,这就让老头心头咯噔一声,生死危机强烈涌现。

  “许青你不要冲动,我有杀手锏!!杀手锏就是这客栈,它只是客栈的样子,但实际上是诡异,它如今沉睡,一旦苏醒,七血瞳第一峰就会立刻到来镇压,到时候你也完蛋!!”

  老头语速极快,说完整個客栈轰然震动,一股恐怖的波动从客栈的一桌一椅以及所有的砖瓦中散出,仿佛这一刻客栈变成了诡异,正要苏醒。

  许青眼眸一缩,危机感在这一刻无比强烈,刹那倒退数步。

  至于大蛇,从始至终都是趴在远处,好奇的观望,谁也没帮,似乎认为两个人打不起来,也不会出现生死之危,对于客栈的变化,它有所察觉,但神色内仿佛露出一些亲近之感,头颅在地上蹭了蹭,似在向客栈打招呼。

  不过察觉许青看向自己后,它连忙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还不断的点头,似乎在提醒许青,老头说的是对的。

  “许青,我不是人族,这客栈也不是单纯的客栈,它是一种诡异,而我族有一种能力,可以让诡异沉睡。”

  “所以我多年前带着沉睡的它来到七血瞳,准备卖给第一峰,但第一峰没有立刻给我钱,让我为他们守这诡异十年才付款,没办法,他们承诺给的太多,所以我就同意了,但我也穷啊,我也要修行啊。”

  “另外我和黄岩是好朋友,我救过张三的命,六队队长和我是生死之交,许青你不要冲动,我们也可以成为好朋友,之前我给伱的通缉犯线索,是真实的,我没想害你。”

  许青面色阴沉,看着飞快解释的老头,又看了看客栈,此刻夜色里,这客栈在他的目中好似化作了一张森森大口,可以吞噬一切。

  他知道这老头不简单,也必定存在了保命的手段,所以之前始终没有出手,可还是没想到其杀手锏居然是这客栈本身!

  而对方的话语,什么卖给第一峰之类,许青是不信的。

  可方才的感受很真实,为此冒险击杀,许青觉得不值。

  他性格警惕,此刻决定不再出手,准备将这里多观察一段时间,于是看了老头一眼,杀机内敛,淡淡开口。

  “给我灵石!”

  感知许青杀机消失,老头飞快从怀里取出三张灵票,一共三千,一甩之下,这三张灵票直奔许青,被许青接住后查看一番,随后割下通缉犯尸体的头颅,拎在手里,没有任何迟疑,转身离去。

  从始至终,他只说了两句话。

  此刻望着许青远去的身影,大蛇连忙探出头,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声音似乎带着一些欢快之意。

  许青没回头,慢慢走远。

  “别叫了,你这白眼蛇啊,我们的灵石都没了,你不但不心疼,反倒向着他,他刚才是真的要弄死我,这客栈差点就醒了!”老头悲愤,赶紧取出解毒丹吃下。

  “咕噜!”

  “你居然说我活该……”老头闻言,更为悲愤,袖子一甩,坐在那里狠狠的抽着烟筒,心底则是对于方才那一瞬感受到的杀机,有些心惊。

  “这小子身上的煞气,更重了,不知道海蜥岛怎么样了,要去打听一下!”

  夜里色,许青默默前行,脑海浮现之前客栈的一幕,这个世界的奇异,让他无法确定对方所说真假,但那客栈散出的危险感觉很真实。

  于是走了很远后,许青回头看了看远处的板泉路,半晌收回目光,将杀机彻底收起。

  因法舟没有晋升完,所以许青决定去捕凶司,一方面销假,一方面打算去居住一晚,而在捕凶司内,许青看到了刚刚忙碌完,正要离去的队长。

  队长一边吃着苹果,一边向外走去,迎面看到许青以及其手里的三个头颅后,他眯起眼笑了笑,扔过去一个苹果。

  “这么勤劳,刚一回来就去抓人,这一次外出收获不多吗?”

  许青一把接住,随后取出一张百枚灵石的灵票,递了过去。

  “收获尚可。”

  “我可是听说,西珊瑚群岛附近有个岛,死了好多人呢,你不会去的就是那里吧。”队长接过灵票,很是开心,索性蹲在一旁石椅上,一脸感兴趣的问道。

  许青看了队长一眼,摇了摇头。

  队长吃着苹果,笑了笑,没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故弄玄虚的低声开口。

  “和你说个惊天动地的大事,在你走了后,咱们这里可是出了个大案子,引起了城里很多弟子的热议,太惨了,真的惨死了。”

  队长说到这里,看向许青,似在等许青问询。

  许青也看向队长,没说话。

  半晌后,队长叹了口气。

  “许青啊,别人以这种语气和你说话时,你要表露一下好奇,这样别人才不会觉得尴尬,可以继续说下去,这是礼貌。”

  许青若有所思,脸上挤出好奇之意。

  队长这才舒坦,四下看了看后,低声道。

  “地部三队的队长,就是那条鱼,被人干掉了。”

  “这件事捕凶司要查的,不过外族吗,意思一下也就罢了,可对方还是有护道者在的,尤其是他那两个姐姐,疯了一样四下搜寻凶手……”

  “这世道啊,太乱了,好好一个盟友的少主,怎么说死就死了呢,这是大事吧,不说了许师弟,我要去巡夜了。”

  说到这里,队长站起身拍了拍衣衫,跳下石椅向外走去,但在走过许青身边时,他轻声开口。

  “人鱼族与七血瞳是盟友,所以也就任由他们寻找,听说……人鱼族有一种术法,可以让两个姐姐,感知凶手的踪迹,她们找了一个多月,查了所有与那条鱼有瓜葛之人,应该快找到了吧。”

  “大家都看着呢,这件事很有趣的。”队长似笑非笑的看了许青一眼,没在多说,离开了捕凶司。

  许青站在原地,沉吟一番。

  半晌后目中有一抹寒芒闪过,转身去交了三个通缉犯的头颅,兑换了奖赏,在捕凶司内打坐一夜。

  第二天清晨,许青离开了捕凶司,如往常一样走在街头,路过一处糖葫芦摊位时,他买了一串吃了几口,随后走进一条胡同内,脚步停顿下来。

  很快,他身后快步走来一个女子,在许青身后跪拜。

  “主人。”

  这女子身姿曼妙,看起来很有诱惑,正是他当初的线人,后来许青不需要什么线索,也就没去将她召来。

  “最近有什么大事吗。”许青转身,平静的望着眼前的女子,一边吃着糖葫芦,一边开口问道。

  望着许青的糖葫芦,女子心底一颤,可很快目中就重新狂热。

  “最近有两个事情大家议论的最多,一个是第七峰弟子三十年一次的大比临近,每一次第七峰大比,都将是腥风血雨,据说上一次选择的地点是人鱼族,其族岛血流成河,后来成为了七血瞳的盟友。”

  “第二个事情,也与人鱼族有关,其族少主死亡,他的两个姐姐在港口内搜寻一个多月……”

  港口内的很多消息,最了解的往往就是三教九流之辈,而成为了许青的线人后,女子明显在探查消息上有了重点,所以此刻说出的话,让许青很满意,他想了想,问了一句。

  “还有吗?”

  线人思索了一下,又道。

  “也没什么大事了,对了,前段时间有个小宗门,迁移出了七血瞳的范围,这种事不多见,好像是叫金什么宗。”

  “金刚宗?”许青眼睛一凝,缓缓开口。

  “对的,就是这金刚宗。”线人点头。

  许青沉吟,片刻后给了对方五个灵石,转身离开。

  五个灵石对于女子而言,已经是一笔重款,她呼吸急促,看向许青背影时,更为狂热。

  离开胡同后,许青走在街头,脑海琢磨金刚宗迁移之事。

  “走了?”许青眯起眼,又想到人鱼族的事情,从队长与自己线人的口中,他印证了此事的真伪,此刻内心杀机慢慢浮现。

  “这两个事,都是隐患。”

  许青心底低语,但神色上不露丝毫杀意,平静的结束了一天的执勤,期间还去了一趟海志馆,将巨人龙辇之事上报。

  按照海志馆的规则,没有记录的信息被上报后,确定是真,会有奖励,但确定需要时间,所以许青上报后离开,于黄昏时到了张三的运输司。

  在那里,他看到了一脸疲惫可却蕴含癫狂的张三。

  “许师弟,这一次你的法舟,是我张三至今为止,最满意的作品!”张三带着许青到了仓库,将门猛地推开。

  随着大门的开启,一艘惊人的法舟,直接就映入许青的目中。

  百丈的船身,弥漫了海蜥皮,乌色的光芒流转间,一股凝气大圆满的气息扑面而来,其防护的程度,肉眼可见。

  原本的结构没有变化,但却多了两根巨大的弯角,从船身两侧蔓延出来,狰狞至极的同时,上面所散发出的凌厉之意,就算是许青感受后,也都眼眸一缩。

  更为惊人的,是曾经的八张风帆,此刻大了一倍有余,结构也有所改变,颜色漆黑,好似凶兽的翅膀。

  非但如此,在这船身内部,赫然贴满了筑基海蜥皮,这就使得这首法舟,其坚固的程度要超出外表所看,如此一来,就能产生迷惑性,关键时刻能决生死。

  “至于神性,我已给你抽离出来,融在了你法舟的八张风帆内,一旦开启,你这艘法舟将具备飞行与潜海之力。”

  “最重要的,是我将神性连接到了你的全部船身,借助其活性,使你这艘法舟具备一定的自愈能力,这一点在整个七血瞳的法舟属性里,极为珍贵!”

  “另外,这神性也可激发出去,化作惊天一击,威力极大,筑基能不能抗下不好说,但大概率就算抗下也要重伤,但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太浪费,数次后神性就会彻底耗费掉了,一旦神性没了,你的舟船性能也会大降。”

  “可以说,你这艘法舟,虽没有晋升到筑基船的程度,但与一般的筑基船比较,它丝毫不差,只需你填入一个筑基核心,它就是真正的筑基船,且超乎寻常!”

  “所以,你不要轻易放入筑基核心,要放就放最好的凶兽心脏,若能有神性生物的心脏……那么你的这艘法舟,与一尊筑基的神性生物,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但我知道你的性格不喜招摇,所以我给你布置了遮掩,可以让你的舟船看起来与之前一样,当你需要时,可以随时变化出现在的样子!”张三一脸狂热的看着法舟,向着许青介绍。

  许青也是倒吸口气,看着眼前这庞然大物,心神满是震撼。

  好半晌,当他离开了运输司,回到了七十九港时,许青的心情还在激荡。

  而此刻,在七血瞳主城内,有五道身影,两前三后,正趁着夜色疾驰。

  后面三道似随从,前方两位是女子,她们目中都有凌厉之芒,这两位,正是人鱼少年的姐姐,也是二师兄的姘头。

  其中妹妹那里,神色内杀机强烈,至于姐姐则是目中带着奇异,她们的需求不同,可目的一样。

  “我们找了一个多月,找了所有与阿弟有摩擦之人,一一排除,只有此人因出海没有探查!”

  “无妨,只要近距离看一眼,我们就能通过血脉察觉此子是否就是凶手!”

  “若真是此子,我必将其剥皮,让其痛苦来此世间,每日生吞其肉,让他凄惨而亡后,抽出灵魂,放入人鱼灯中燃烧此生!”妹妹那里,咬牙切齿,目中怨毒极为强烈。

  此刻夜来风起,似有修罗欲夺命!

  ----

  今天两章快9000字~

  为了得到你们的爱,小萌新可是拼了在码字~

本站已更改域名,最新域名:www.bbshuwuw.com BB书屋网

看过《光阴之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