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书屋 > 光阴之外 > 第八十二章 百音成阴

第八十二章 百音成阴

  有偿相助这种事,许青在拾荒者营地做过很多次,虽然此次要的夸张,可他不认为自己做的不对,帮忙本就不是责任,自然需要有偿,态度不好,加价也是合情。

  此刻他话语一出,丁师姐若有所思,至于赵中恒则是面色阴沉,想要说什么,但却没开口。

  若是换了之前,他一定讥讽,可如今他有些迟疑。

  许青扫过这些人,看出他们似乎没有要付费的想法后,再没多说,操控法舟就要离去,而此刻丁师姐那边,望着许青的侧脸,忽然开口。

  “没问题!”

  她说着,直接挥手取出自己的法舟,落在了海面上,身体一跃跳上法舟,操控向着许青那里靠近。

  赵中恒一愣,顿时有些急了。

  “师姐你……”

  丁师姐头也不会,看都没看赵中恒一样,她的法舟好似一片柳叶,很是秀美的同时,也充满了灵动之意,此刻随着靠近,四周的蔓藤顿时缠绕过来,眼看危机。

  许青挥手,一枚黑丹瞬间落在丁师姐法舟的前方,随着落下,立刻蔓藤避开,使得她的法舟顺利通过,直奔许青这里后,她赶紧收起法舟,一跃踏上许青的舟船。

  因防护存在,所以她整个人站在防护上,有些不稳。

  许青眉头一皱,看向丁师姐。

  “谢谢师弟帮我,我叫丁雪,我应该比你大,你可以喊我师姐。我的法舟不擅长于此地航行,我再多给你二十灵石,这片区域内暂居你这里可好。”

  丁师姐隐隐摸到了许青的习性,甜甜一笑,直接拿出一张四十灵石的第六峰灵票,在防护外向着许青示意。

  许青扫了灵票一眼,又观察了一下这位丁师姐的修为,扫过其脖子,这才散开防护的一道缝隙,使丁师姐落在船板上,随后抬手隔空一抓,将灵票取查看。

  确定是真,他不再多说,将这灵票小心的放入口袋内,操控法舟开始移动,他不怕对方在自己法舟上有不轨之心,对方到来的一刻,已经中了他的毒。

  只不过这种毒,需要他另外的毒去混合,才会爆发。

  此刻夕阳,余晖下法舟内的许青,身影挺拔,俊美无比,一旁的丁师姐身姿曼妙,巧笑嫣然,海风里秀发飘舞,眉目间带着动人之韵,这种神态,是之前在赵中恒那里,所没有的。

  而海风的吹临,也将舟船上丁师姐的娇柔声音,传递开来。

  “小师弟你怎么称呼呢?”

  “小师弟,伱的这艘法舟,很特别哦,我从来没见过。”

  “小师弟你是哪个部门的呀?”

  眼看这一幕,赵中恒顿时急了,自己辛辛苦苦约出来的师姐,却上了别人船,这让他心底无比焦恼,此刻狠狠一咬牙,取出一张红色的符纸。

  这赫然是一件符宝。

  看了看快要离去的许青与丁师姐,赵中恒忍着心痛,直接将符宝轰入海面,顿时这符宝燃烧,形成了一股惊天的气浪,传遍八方。

  凤鸟号四周的蔓藤,瞬间被笼罩,大部分都顷刻间四分五裂,余下的飞速收缩。

  借助这收缩的机会,赵中恒高呼一声。

  “师姐等等我。”

  说着,他全力操控凤鸟号,不惜消耗使其速度爆发,直接就冲了出去,其身后那些亲信,一个個赶紧高呼求救。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和我爷爷说了,宗门很快就来救你们。”赵中恒没时间去理会他们,飞速前行。

  但这片区域蔓藤太多,很快他的船又被缠绕,着急之下,赵中恒强忍心疼,继续用符宝轰击。

  就这样一路轰一路追,渐渐被他生生破开了蔓藤,与许青那里,拉近了距离。

  而身后的轰鸣,终于将丁师姐的注意力从许青身上挪开,皱着秀眉看向后方,一眼就看到了凤鸟号以及赵中恒。

  看着对方符宝的轰击,丁师姐杏目一瞪,冷笑起来。

  “赵中恒,原本我没想让你跟随,是你主动要求送我去西珊群岛,我说了不走这条路,你偏偏逞强,被困此地也就罢了,我虽心急前往,但也能理解你的无奈,可你居然有脱困之法,之前却不去使用!”

  赵中恒苦涩,此刻刚出海时的姿态,早就没了,连忙解释。

  “师姐你误会我了,这……这是我爷爷给我保命用的,没剩下几次了……”

  丁师姐冷哼一声,转头没去理会。

  赵中恒心底更焦虑,不敢怪罪丁师姐,于是看着许青的法舟,越看越是不顺眼。

  但对方明显很强,所以他不得不压下怒意,又用了几次符宝,直至符宝崩溃消散后,他终于脱困,追上了许青的法舟。

  “师姐,你回来吧,我知道错了……”

  丁师姐好似没听到,笑容甜美的看向许青的侧脸,轻声道。

  “小师弟,你饿不饿,我这里有些点心。”说着,丁师姐从储物袋里拿出一个小盒。

  许青面无表情,摇了摇头,看向丁师姐。

  “丁师姐,这里已脱离蔓藤区域,还请下船。”

  听到许青的话语,赵中恒顿时振奋,暗道这小子还算识相,于是期待的看向丁师姐。

  “小师弟,你要去什么方向啊,说不定我们顺路呢。”丁师姐笑容甜美的开口。

  赵中恒面色瞬间难看。

  许青眉头皱了一下。

  眼看许青皱眉,丁师姐明眸微动,想了想后,尝试的开口传出话语。

  “小师弟,我要去的地方是西珊群岛,距离这里只有五天的海程,你若不顺路,我这就离去,如果顺路的话,我愿再付二百灵石作为路费,师弟你看可好?”

  丁师姐说着,取出两张灵票,美丽的眼睛凝望许青。

  许青看向灵票,极为心动。

  他没想到出海后,赚灵石居然会有这么容易的一天。

  他要去的海蜥岛处于西珊群岛的深处,自然是路过的,若对方想要无偿搭乘,他断然不会同意,但若给出二百灵石……

  许青思索后,觉得非常合理。

  二百灵石看似惊人,可毕竟上了自己的船,按照宗门的传统,自己是有护持责任的,也算是接了个临时任务。

  而大海这么危险,任务还有些加急,所以多给灵石也是正常,想到这里,许青点了点头。

  丁师姐脸上笑容更为甜美,将手里的灵票放在了许青的手上,而一旁凤鸟号上的赵中恒,此刻面色从难看,变的凄苦,看向许青时,哪怕知道对方不俗,可还是目中控制不住要喷火。

  对于赵中恒的目光,许青直接无视,操控法舟飞速前行。

  一路上,他心情很不错,想到顺路的事情,就可赚取二百灵石,这让许青觉得很划算,唯独让他觉得有些不适的,是丁师姐的话语很多,问这问那,似乎有问不完的问题,大都是与他自身相关。

  还有就是其目光,总是盯着自己的脸,这让许青很烦,大都是沉默面对。

  可偏偏他越是沉默,丁师姐就越是热情,这让许青不由得加快了法舟的速度,想要尽快完成这一次的路程。

  至于赵中恒,这一路上心态已经要炸开了,目中的火焰与内心之火融合,似乎化作了实质,尤其是想到自己这一次百般努力,甚至爷爷出面和对方长辈沟通,才给自己争取到了这个独处与表现的机会,没成想……居然被一个山下的弟子劫走。

  这让他心底发狂,浑身颤抖,无数的憋屈在胸口内仿佛随时可以爆发。

  “这臭娘们,我的船不要钱她都不来,非要花钱去上那个小白脸的船,这明显是看上对方了,眼瞎了吗,我赵中恒不比那小子强无数倍啊!”

  “论灵石,我身价无数,论身份,我是核心弟子,论背景,我爷爷是第七峰长老,这小子他怎么和我比,他连我身上一根毛都比不过!!”

  “他有什么啊,除了有个禁海龙鲸,其他一无是处,一个山下的穷酸,不就是长得漂亮吗,漂亮能当饭吃啊!!”

  在赵中恒的嫉妒之意一波波强烈的起伏间,夕阳落下,黄昏流逝。

  傍晚的海,深邃中神秘之感更为浓郁,远处天边还燃烧着红色的晚霞,映照在起伏的海浪上,将其渲染,仿佛火焰的蔓延,闪烁着,滚动着,一浪高过了一浪。

  直至苍穹的火,慢慢熄灭,大海的焰也渐渐暗淡,世间的天地化作了漆黑。

  远远看去,昏暗的海面鳞波层层,海风也小了一些,仿佛整个天地,都在这一刻逐渐的安宁下来。

  而夜里是不能行船的,其危险的程度要比白天大很多,所以此刻许青选择了停泊,一旁的丁师姐坐在许青的身边,从身上拿出了食物,笑容依旧甜美,递给了许青。

  许青没有去吃,谢过后回到了船舱内,开启内层防护闭关。

  “小师弟是要修炼吗,我帮你护法。”对于许青的冷漠,丁师姐毫不介意,笑着开口后,竟真的盘膝坐在了船舱外。

  这一幕,让凤鸟号上的赵中恒,再次抓狂,可看着丁师姐那美丽的容颜,他还是忍了下来,低声从凤鸟号上传出话语。

  “师姐,我这里有些海鱼,我们……”

  “没兴趣。”丁师姐淡淡开口。

  “师姐,我……”

  “没必要。”

  “我……”

  “请你安静一下,不要打扰小师弟修炼。”丁师姐抬头,不耐的看了赵中恒一眼。

  赵中恒脸都黑了,咬牙切齿,死死的盯着许青修行的船舱,内心抓狂到了极致,但却无奈,只能也赌气打坐。

  就这样,时间慢慢流逝,很快到了深夜。

  在许青三人的打坐中,夜幕下,无人察觉的深幽海水里,慢慢有了一幕异常的变化,悄然而起。

  只见大海当中,点点星光汇聚,渐渐成了一缕缕幽影,缓缓的从海面飘起……这些幽影,仿佛是这黑色的禁海,给出行的人们,编织的神秘深邃的梦境。

  只不过,随着幽影升空中不断地变化出各种狰狞的模样,化作了厉鬼之形,有溺死之人,有腐亡之兽,他们在下一瞬,从原本的安静变的凄厉,阵阵撼动灵魂的尖锐之音,破空而出,传遍八方。

  这声音异常悲惨,令人头皮发麻。

  顿时,这场梦……成了噩梦!

  许青三人瞬间睁开眼,赵中恒瞳孔收缩,丁师姐表情严肃,右手放在储物袋上。

  许青走出船舱,目光一凝。

  放眼看去,整个大海,在这夜幕落下的一瞬,数不清的恶鬼升空而起,仿佛受到了征召,疯狂的向漆黑的苍穹尽头飞去。

  成群,成片。

  阴森,诡异。

  这是……百鬼夜行。

  许青抬起头,凝望这一切,看着那一头头厉鬼,在尖锐的凄厉声中升空,他的脑海,浮现出了海志上,对百鬼夜行的描述。

  “尽海有奇乐,凡人不得闻,侍赤阳金乌为伴,百音为曲,号天籁迎月。”

  “神灵喜之,目阖而望,尽海成禁,百音成阴。”

  “吾宗子弟遇之,勿动,勿触,勿扰……”

  海志上的话语,描述的是一个故事。

  故事里告知所有七血瞳要出海的弟子,这片环绕在南凰洲的大海,原本的名字叫做无尽之海。

  在曾经的岁月里,在苍穹的神灵残面没有到来前,这无尽海上,偶尔会有奇异的乐曲回旋,此乐非凡,寻常人就算是出海,也不可能听到。

  唯有修士才可以于海上,在这乐曲飘摇间听闻一二。

  而关于这曲乐的来历,故事中也有介绍。

  天空的太阳并非星辰,而是一只巨大的金乌神鸟,其名赤阳,它每天清晨会从位于无尽之海深处的寝宫内飞出,夜晚归来,周而复始,仿佛带着使命,从来没有间断过。

  而它每一次夜晚回到寝宫后,寝宫内都有会乐师为它奏起乐曲,这曲乐内蕴含了上百个音节,形成了梦幻之意,至于曲乐的名字,叫做天籁迎月。

  每一次曲乐响起,明月就会从升空,代替赤阳巡察天地。

  直至有一天,神灵残面到来,漂浮在世界苍穹之外的祂,听到了这个曲乐,很是欣喜,于是半眯着眼睛看了过去。

  目光落下的一瞬,无尽之海沸腾,异质超乎想象的浓郁爆发,使无尽海,成为了弥漫浓郁异质的禁海。

  而形成曲乐的上百音符,也在这一瞬被侵袭,音成阴,如死亡一样,化作了鬼。

  于是,就有了百鬼夜行。

  -----

  看到有部分靓仔猜测耳根的年龄,罢了罢了,我坦白了,我承认了,我不是二十多岁,已经三十啦……

本站已更改域名,最新域名:www.bbshuwuw.com BB书屋网

看过《光阴之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