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书屋 > 光阴之外 > 第九章 威胁的后果

第九章 威胁的后果

  “终于突破。”

  许青站起身,一拳打出,竟有一阵清脆的声响在空气内回荡,甚至掀起的风都使得屋舍的门摇晃了一下。

  这一幕,让许青眼睛睁大,他能感受到此刻的自己,比昨日时要强大了太多。

  若是换现在去面对那条巨角蟒,许青相信自己一拳,就可以直接将其腹部鳞片打爆。

  非但如此,他的感官也比以往更为敏锐,不但看的更清晰,听力也极为灵敏,院子外的敲门声,也在此时飘入许青的耳中。

  许青一怔,走到屋舍大门旁,借助外面的月光,透过缝隙他看到了在院子竹门外,站在那里的小女孩的身影。

  对方似乎有伤在身,身体有些颤抖。

  许青眉头皱起,本不打算理会,但那小女孩还在坚持,轻轻的敲门。

  于是半晌后许青推开屋舍的门,走了出去。

  在看到许青的身影后,小女孩明显紧张起来,强忍着没有退后,隔着竹门望着许青。

  “有事?”许青开口。

  “我……我也获得了营地的居住权,还……还找到了一份营地的工作。”小女孩有些磕巴的传出话语。

  “知道了。”许青点头,就要转身回去。

  “等一下……谢谢你,我来这里是想谢谢你。”小女孩连忙说道。

  “不用谢,是我想吃它,与你无关。”许青说着,转身走向屋舍。

  看着许青的背影,小女孩抿着嘴,忽然大声开口。

  “无论如何,我还是谢谢你,此恩……以后我会报答的。”说完,她身影蹒跚,远去消失在了黑夜里。

  许青转头看了眼,没有放在心上,回到了屋舍后,他深吸口气,感受了一下自身的变化,心底对于活得更好一些的念头,更有把握。

  只是来自左臂的隐隐刺痛,使他猜到自己体内的异质,应该是浓度很高了,就算是蛇胆也没有将其化解多少。

  此刻夜深人静,外面没有凶兽嘶吼,许青走到床边,看了看干净的被褥,又看了看自己满是污垢的衣服。

  他想了想,将干净的被褥卷起,放在一旁后,合衣躺在床板上。

  手里本能的抽出乌黑色的铁签,抓在手中,酝酿睡意。

  这铁签,是他最信任的伙伴。

  自从多年前在垃圾堆里他翻到后,因察觉到其锋利与坚硬,所以始终被他随身携带,作为了自身的兵器。

  “明天在营地里找一找卖白丹的地方。”

  许青心底喃喃,摸了摸皮袋,里面有一些他这些年的积蓄,还有几块在城池内找到的有价值的宝石。

  宝石他不敢多拿,怀璧其罪的道理,他小的时候看见过。

  在这思绪中,睡意慢慢袭来,许青双眼渐渐闭上。

  只是被他拿在手里铁签,依旧抓的很用力,没有放松丝毫。

  平静的一夜,随着阳光的洒落,流逝而过。

  第二天清晨,早早起床的许青离开了小屋。

  临走前他看向雷队的房间,对方似不在里面,许是外出,于是许青收回目光,走在了营地内。

  或许是因昨日他活蛇取胆满是震撼的缘故,走在营地内的许青,明显感受到了四周的拾荒者看向自己时,目光里的不同。

  不再因他少年的身形看起来好欺负,从而去酝酿人性的恶。

  而是多了一些认可,多了一些警惕,同时那些藏在角落与他一样年龄的少年们,无神的目光在看到他时,也出现了羡慕之意。

  尊严,是自己争取的。

  许青心底默道。

  在营地内寻找店铺的同时,许青也在熟悉环境。

  他发现营地里野狗不少,彼此嘶吼抢夺食物,虽大都枯瘦,但有一些比部分人,还要结实。

  留意了一下这些野狗后,许青继续观察营地。

  直至在脑海里将整个营地都描绘出来,他按照脑海的地图,在内环区域里,找到了一间铺子。

  铺子不小,人来人往很是热闹,似乎里面什么都卖。

  许青在外面观察了一会,注意到了铺子内,昨日的那个小女孩,一副伙计的打扮。对方显然是在这里打杂,忙前忙后,额头都是汗。

  直至许青走进铺子时,她才注意到了这里,刚要说话,但又被一个拾荒者喊去问询物品。

  许青没有立刻关注铺子内的物品,而是先看了看四周与他一样来买物品的人。

  一共七人,有的在扫查物品,有的在低头沉思,有的在讨价还价,其中有两位,一胖一瘦,似是一伙。

  胖者浑圆,瘦者马脸,明显姿态强硬,身上具备不弱的灵能波动,此刻其中一人,正喝斥那小女孩,似对其回答有些不满。

  在这小女孩的焦急道歉中,许青看向店铺内的物品。

  与他判断的差不多,这里是一间杂货铺,丹药,兵器,衣服,食物等等,一应俱全。

  于是他收回目光,走到柜台处,看着在其内抽着烟筒,一副淡漠样子的店家,平静开口。

  “白丹怎么卖。”

  “白丹限量,每日只卖五枚,今天的份额还有两枚,十灵币一个。”

  店家眼皮抬起,扫了许青一眼,或许是认出他就是昨日的斗兽少年,态度好了一些。

  可听到这个价格,哪怕心里已有准备,但许青还是眉头微皱。

  他这些年的积蓄,也就是二十三个灵币罢了,但手臂上异化点的刺痛,让他没有迟疑,从皮袋里小心的取出二十枚灵币,递给了店家。

  店家右手一挥将灵币收起,从柜子里翻出一个布袋,扔给了许青。

  许青接过打开,看到布袋里有两枚白色的丹药,眉头再次皱起。

  这两枚丹药的表层,有些地方已经发青,显然质地有所变化,不是很新鲜,也没有药香传出,看起来很是劣质。

  “营地里的白丹都是这样,品相好的我们这里没有,这玩意哪怕烂了,也有作用,放心吃就是。”

  看出了许青的疑惑,店家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

  许青很谨慎,没有立刻将其吃下,他打算回去问一问雷队,于是收起就要离开。

  可就在这时,他眼睛里精芒一闪,身体猛地向旁一晃。

  几乎在他避开的同时,一只手落在了他方才所在的位置,一把抓空。

  许青冷眼看去,看到店铺内之前喝斥小女孩的那个马脸拾荒者,此刻收回了手,神色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

  与此同时,其同伴浑圆的身体,也站在了门口处,堵住了路,盯着许青,咧嘴一笑,露出发黄的牙齿。

  “是血影小队的胖山与马四!”

  “这小孩是雷队带回,雷霆与血影一向不合,所以你们的事我不参合,但不要浪费太久时间,我还要做生意。”

  店铺内的其他人,也都被二人的举动吸引目光,看去后低声传出话语。

  而最后一句话,是那冷漠的店家说的。

  此刻店铺外的行人,也注意到了这里,纷纷驻足带着兴趣看去。

  小女孩那里则是满脸焦急,不知如何能帮助的样子。

  “放心,不会太久。”马脸笑了笑,看向许青,目中有阴冷一闪。

  “小孩,巨角蟒我杀过不少,我也不难为你,我需要白丹,你的两枚白丹送给我,我就让你安全离开,否则的话,我会割断你的脖子,在你尸体上拿走白丹。”

  这话语,让许青目光更冷,他看着对方的脖子,又看了看堵住门的胖子,注意到了外面的人群不少,心底衡量起来。

  这二人任何一个,哪怕灵能波动不弱,也有二层的样子,他有把握单独一人,自己十个呼吸内可直接干掉。

  即便是二人一起,他也能杀之,但时间会久一点。

  可这里是闹市,一旦开打,对方既是小队成员,必有援手。

  他不想将希望全部压在雷队能及时到来上,这也不是他的性格,他不喜欢将希望放在别人那里,自己掌握才是最好。

  于是许青面无表情再次扫了眼马脸拾荒者的脖子,右手取出白丹布袋,没有什么拖沓,直接扔了过去,对方一把抓住后看了眼,得意的笑了起来。

  其同伴胖山,也是笑声中让开了位置,许青头也不回,迈步走出。

  四周人群无论店铺内外,反应上都觉得此事正常,弱肉强食的法则下,弱者就是要识时务,这才是生存之道。

  小女孩也松了口气,方才她也是捏了把汗,此刻眼看危机化解,也就继续忙碌起来。

  至于胖山与马四,则是大摇大摆的走出店铺,相互笑谈一样远去。

  只是……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在胖山与马四的身后,有一道看似走远消失的身影,正带着足够的耐心,在不暴露自身的情况下,如阴影一样摇摇跟随。

  眼睛如狼盯着猎物般,注视着他们二人。

  这身影,正是许青。

  时间流逝,天色渐晚。

  胖山与马四在这营地内去了多个位置,转悠了一整天的时间,也都没有注意到身后那始终跟随的身影。

  直至月色高挂,二人终于分开。

  胖山去的地方,有篝火,而马四则是带着淫邪之意,向着营地外围阴暗区域,带着羽毛的帐篷群走去。

  而就在他快达到,于营地内阴暗之处要走出的瞬间,忽然其身后有风声传来。

  马四警戒立刻回头,但身后什么都没有,他一愣之下神色变化,刚要有所行动,可却晚了。

  瞬息间,一只小手从他身旁伸出,死死按住他的嘴,同时一把锋利的匕首在他的脖子上,没有似乎停顿与迟疑,用力的划过。

  嚯的一声,鲜血骤然喷发,马四眼睛睁大,想要挣扎。

  但那捂住他嘴巴的小手力气极大,向后拖着他的身体,任凭他如何挣扎也都于事无补。

  双脚只能无助的挣扎蹬踏,阻止不了的被拖入阴暗中。

  最终,他如鸡仔一样,被拖到了角落里。

  可直至此刻,那只按住他嘴巴的小手也依旧没有松开,而是等了半晌,确定他失去了抵抗力,窒息且流血过多已然无力挣扎后,才松了开,将他哆嗦虚弱的身体,放倒在了地面上。

  也正是这个时候,马四才绝望的借助昏暗的月光,看清了自己眼前,那表情冷漠的少年身影。

  “呜呜…”

  马四目中带着的无法置信,他怎么也想不到,白天乖乖交出白丹的少年,居然下手如此果断,如此狠辣。

  他似乎很想开口告诉少年,自己白天说的割脖子只是威胁罢了,不至于杀人……

  但喉咙里的血,让他无法开口,只能在虚弱的呜呜声中,绝望的看着少年低下身,面无表情的翻找自己的口袋。

  直至全部翻完,许青找到了自己的白丹,还多了五粒,除此之外对方的灵币杂物也有一些。

  收好后,在马四惊恐到了极致中,许青小心的取出了裹着蛇头的麻布,谨慎的打开,用蛇牙在这马四身上,熟练的戳破。

  马四身体瞬间再次抽搐,从伤口位置开始慢慢融化,这种活生生被腐蚀的感觉与痛苦,让他整个人崩溃了。

  直至许青抬起手,盖住了他的眼睛后,马四的世界,从此没有了光芒。

  全身融化,成为血水,渗透泥土之中。

  许青吸取了曾经的疏忽,从身上翻出一个准备好的口袋,将马四的衣服与杂物收走,这才转身离去。

  而在他离开后,于马四死亡之地,阴暗内走出两道身影。

  正是昨日斗兽场内没有人能看见的,那位身穿紫色长袍的不凡老者与其仆从。

  老者低头看了看马四融化的地面,又抬头看向许青远去的身影,目中露出一抹欣赏。

  “是个苗子,既能隐忍,又杀伐果断,最难得的是出手狠辣的同时,还能处理的干干净净,不错。”

  一旁的仆从神色有些意外。

  他跟随老者多年,很少听见对方口中说人不错,而这少年已经被他关注两次,于是也抬头看向许青消失的方位。

  “有趣的小家伙。”老者笑了笑,又随意的问了一句。

  “柏大师那里,还有多久到?”

  “七爷,按照柏大师的行程,应该是最近这一两天内,可以达到这里。”仆从收回目光,恭敬开口。

  “总算来了,这一次老夫可要好好的劝劝他,紫土那破地方都是规矩,有什么好留恋的,不如来我七血瞳逍遥自在。”

  老者哈哈一笑,似很开心,又看向许青远去之处。

  “走,我们去看看,这小狼崽接下来要干嘛。”

  ---------

  很开心,非常开心,这些天看到很多老朋友都回来了,谢谢你们对我的支持,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

  煽情的不说了,我只说一句:这本书,我找到了初心。

  谢谢大家,光阴之外,不会让你们失望。

  各种票不要留着,给我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本站已更改域名,最新域名:www.bbshuwuw.com BB书屋网

看过《光阴之外》的书友还喜欢